《侏罗纪世界3》不仅仅是“侏罗纪世界”系列的终章,而是包括“侏罗纪公园”在内的整个系列的终章,所以它是集大成者。要照顾这么多影片和人物来拍大结局,这是一次宏大的电影行动。

《侏罗纪世界3》的片长也的确比侏罗纪系列的任何一部都长。但问题不在这里,而在于观众期待的招牌戏恐龙大战,它和本片故事主线所营造的期待之间联结不够紧密,经常形神分散,看起来令人疲倦。

而且若你没有看过侏罗纪系列的大部分电影,《侏罗纪世界3》的情节和杂多的人物就有一些让人不好理解。新片的剧情主要还是延伸了《侏罗纪世界2》的故事和精神,但要让1993年首次亮相《侏罗纪公园》的赛特勒博士和格兰特博士这对CP亮相,就必须为他们重建故事线,铺设行为动机和心理电路——毕竟30年过去了。于是蝗虫这条线索出现了,但重启爱情的二博士之间的互动,经常让人觉得尴尬。

蝗灾席卷了大地,正在制造全球粮食危机,赛特勒发现这些蝗虫身上携带着白垩纪时代恐龙的基因,而且发现它们不吃Biosyn生物合成公司的农作物。于是她找到了格兰特,两人携手去位于意大利的Biosyn公司进行调查。

于是本片就有了两对CP,至少四个男女主角,《侏罗纪世界》里面的情侣克莱尔(布莱丝·霍华德)和欧文(克里斯·帕拉特)也毫无疑问地出场了。欧文几乎是少有的掌握了和恐龙交流的方法的动物行为专家,他年轻英俊,处事有胆识,孩子们也喜欢与他在一起。看起来他非常喜欢亲手建造小木屋,在侏罗纪世界系列里,他要么住在里面,要么正在建设,这让他看起来十分绿色环保,一看就是那种可以搞定一切的正面角色。在北京环球影城的侏罗纪主题公园里,你进入后第一个接触到的就是真人扮演的欧文,他要教给游客如何与他一直培养的迅猛龙布鲁相处。

欧文是侏罗纪系列中将恐龙带入到人类心灵世界的人物,在作为终章的《侏罗纪世界3》里,欧文就像西部牛仔一样,在马背上和恐龙群狂奔,并能用绳套套住体积硕大的恐龙。不出所料,欧文和克莱尔现在仍然住在一座小木屋里,和他们同住的还有女孩梅茜,梅茜在《侏罗纪世界2》中出现过,她其实是克隆女孩,就是她在《侏罗纪世界2》里与同样被克隆出来的恐龙产生了共情,将恐龙放了出来。不是克莱尔而是梅茜放出了恐龙,这一设定感觉很有深意。现在经常来光顾他们木屋的,还有迅猛龙布鲁和她的女儿贝塔。

梅茜和贝塔被不法分子绑架,欧文和克莱尔四下寻找,最后发现他们都被运送到了Biosyn公司。然后,两对CP终于有机缘在意大利合拢见面,两条故事线也终于到汇聚到了一起。

这是一次过于漫长的重逢,两条线索的展开过程显得琐碎,这影响了影片上半部分的节奏。当中虽然有频繁穿插的人龙大战以及龙龙大战,但这个部分制造的紧张与故事主线制造的紧张不能切合,于是就像频繁插播的广告,影片一会展示他们最新打造的火烈龙,一会儿展示风神翼龙、巨兽龙……关于龙的场面本身必然是十分精彩的,但就像你正在看电视剧《神探亨特》,忽然穿插进来一个《恐龙特急克塞号》的片段。

不过欧文和克莱尔的马耳他之行那一段是真的精彩,边与恐龙斗争边开车赶飞机的段落令人耳目一新。飞机坠入冰湖以及克莱尔被弹到丛林中的那个部分也设计精妙,这是一个相对完整的段落,也许是本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

在Biosyn生物合成公司里面出场的亨利·吴博士,无论蝗虫的制造,还是将贝塔和梅茜绑来做研究,都与他有关。他希望通过研究她们身上的基因程序来完善他的技术。扮演亨利·吴的华裔影星黄荣亮从《侏罗纪公园1》就出现了,他作为专家,在《侏罗纪世界2》里为军方研制出了暴虐霸王龙,所以他是被军方和资本家利用并失去了人文精神的科技知识分子。

在美国舞台剧界颇为有名的黄荣亮在侏罗纪系列有点技术狂人的味道。在这部最新的影片中,他开始了自己的忏悔之旅。正是他和那位魅力四射的数学家马尔科姆(杰夫·高布伦)——他也是从侏罗纪系列的第一部就出现了——的内应,再加上赛特勒等人的努力,才阻止了邪恶科技公司的运行。而亨利·吴也成功地利用基因技术灭杀了蝗虫,他的角色设定虽然由负面转向正面,但仍然予人刻板的感觉。

以上基本描述了《侏罗纪世界3》的故事框架,有观众抱怨蝗虫将本片主题带偏了,我们可以看到编剧的主题更为偏向于对基因的伦理问题进行讨论,影片的核心似乎不再是恐龙,而是“基因的力量”。在《侏罗纪世界2》里,马尔科姆宣布人类进入了新纪元——“基因的力量就是潘多拉魔盒,我们是在自取灭亡。”

其实在斯皮尔伯格最早的设定里,人文主义和科技理性之间的冲突就是一条主线,它贯穿了整个侏罗纪系列,这个主题也是当今哲学界的重要论题,也许这是这系列电影保持了当下敏感性和哲学品格的重要原因。

在这部《侏罗纪世界3》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强烈的态度,就是接受现状,和克隆恐龙们和平相处。克隆女孩梅茜是一个和恐龙最能共情的角色,本片试图弱化她身上存在的克隆人伦理问题,但是最终也未能解决。《侏罗纪世界3》的世界已经是一个典型的后人类时代,在这里,人类不再居于一切的中心,而仅仅是大自然的成员之一。对于这一点,影片甚至带有了说教意味,它一再强调我们要尊重大自然中的一切生物,应该建立一种新型的关系模式,但影片中的恐龙不再仅仅停留在恐龙公园,而是四处散落着,到处都有杀戮的危机,影片就这样将我们扔进了一个混乱的后人类的时代与空间里,然后就弃之不顾了。(文/王小鲁)

作者简介红星新闻特约文化评论员王小鲁系影评人,策展人,电影学博士,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从事电影文化和电影历史研究。

电影海报图据片方

编辑 李洁

来自红星新闻